芝士奶酪

光呆给奥尔什方的一封信

亲爱的奥尔什方:

    好久不见了。自教皇厅匆匆别后,我们俩都忙着各自的事,伊修加德与邪龙的事告一段落后,到今天,这么久了,我才能坐下来给你写信。

    初入伊修加德,我是遮遮掩掩的丧家之犬,如今离开,却仿佛每个人都认识我。

    一开始,本以为千年战争只是简单的打倒邪恶的龙就可以结束了,而后的事却让我产生了动摇。圣龙向我展示的真相让我没办法只是简单的打倒尼德霍格,千年战争背后藏着的是人与龙两方的罪恶与血泪。

    埃斯蒂尼安倒是目标明确的向前走,他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打倒邪龙。他与尼德霍格是如此的相像。背负着亲人的爱,仇者的恨,只愿以鲜血来平息内心的愤怒。恐怕他也是如此想的。这其实是他自己与尼德霍格的战争,果然最后尼德霍格也选择了他,成为仇恨的化身,将报复永远进行下去。

    与伊塞勒相识和后面的事,让我只想停止战争,停止两方的痛苦。我开始说不出指责邪龙的话,甚至开始能理解尼德霍格的内心。

     如何原谅?

     这一切痛苦的开始都源于人类的贪婪与恐惧。

     只要一想到,心爱的人,这辈子唯一的人,倒在自己面前,而我失去力量,无力抗争,只能接受现实,内心的愤怒和痛苦就要将我淹没。只要一想到,仇人还将继续活着,能感受到高地寒冷的雪,石屋里温暖的炉火,能笑着追逐云海的风,感受太阳温暖灼热的气息,而留给我的爱人,我的亲人,我的朋友的,只是阴暗潮湿的土壤,腐烂的躯体,腐蚀脱落黯淡的鳞片,爬满蝼蚁的骨架,无论是这个世界的美好还是痛苦,他都不再感受得到。

     因为他死了。以太飞散,身体化为尘埃。无言的埋在地底。

留给…【似乎被划掉了字,大概看出是个我字】尼德霍格的,自爱人离去后,这漫长的一生,只有虚无缥缈的回忆,那最后的笑颜。

     对拥有漫长生命的龙来说,这是温柔的折磨,甜蜜的痛苦。活着成为了受刑。亲历过的死亡成为一生的阴影。甚至他们本该拥有孩子,而现在,在大地上奔跑的只有他们仇人的后代。

     无法原谅

     不能原谅【这句话似乎被水滴到,晕开了】

     只能以痛苦平息痛苦,放任愤怒与仇恨充满自己,只想让仇人体会同样的悲伤与绝望,这种选择疯狂可怖。然而我已如此选择。【这句话被划掉了】

 

     后来伊塞勒,也……

     我只想平息这一切。战争,痛苦,仇恨,复仇……【这里的词都被划掉了】

 

      打败邪龙之影后,埃斯蒂尼安回来了。在成为邪龙之影的时候,他体会到了尼德霍格的内心,与自己一样的内心。孤独着怨恨着的尼德霍格啊。它也体会到了人类一样痛苦的内心吧。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埃斯蒂尼安踏上了旅途。我也要走了,离开这个我们相遇的地方。多可惜,你不能跟我一起走。我多想让你看看炎热的萨纳兰,我曾经修行的地方,与伊修加德完全不一样的气候,或许萨纳兰的太阳能够温暖你。

                                                                                                  你的挚友






————————————————————

渣文笔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来,因为老爷的死,光呆理解了尼德霍格。后面光呆已经把对老爷的死的感情和尼德霍格对拉塔托斯克的感情混到一起了。另一个就是光呆不接受老爷死了这件事,但是写信的时候没有办法绕过去这件事,只能承认,他死了。

无题

光战是个超级纯情的人,每天都为了世界和平而四处奔波,在感情方面堪称一个呆子。
有一天,光呆遇见了一个痴汉到让自己脸红的人。光呆一直在保护别人,而这个人一直在保护光呆。后来,这个人成为了光呆的挚友。
然后,挚友死了。还是为了保护光呆,一箭穿心。
“你还是……笑起来……最棒了。”
光呆在坟墓呆了一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那个地方。

再有一天,光呆遇见了一个霸道的人,上来就问光呆:“你能够取悦我吗?”光呆被他揍了个半死,并被视为此生的敌人。
然后,这个人也死了。自刎于光呆面前,并且依然霸道的宣布:“再见了,我此生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朋友。”
光呆后来再也没去过那个花园。

“星星会与你分享自己的光辉……也会将光辉托付给你之后逐渐暗淡。不过,他们最终会成为引导你的力量。”

大概,永远只能一个人前行吧。

:-P冰魔女:海嘉·冯·芙格威德
【被打死】

疯狂截图,希望以后可以开放这个地方。
最后是大芝士之死:帝国皇太子芝士,屡次欲与光呆约炮,被拒,遂卒。

打一成语:刎颈之交

这就是个关于Dean如何去掉该隐印记的脑洞/主角死亡向

第一章

       当Sam解救那两个被吸血鬼抓起来的孤儿院的姐弟的时候,他的哥哥正一刀一刀的凌虐那只吸血鬼。血溅上了Dean的脸和他皮夹外套,但他似乎对此毫无知觉,依然一刀一刀的砍在尸体上。两个孩子被这场景吓着了,紧紧的抓着Sam的裤腿,这限制了Sam去阻止Dean疯狂的行为,他只能拼命喊着他哥哥的名字:“Dean,停下!他已经死了!”可这声音显然不能进入到Dean已经疯狂的大脑,凌虐依然继续。

       直到一只手紧紧抓住Dean挥刀的手腕。

       抓住Dean的人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头发发尾有些枯黄,瘦弱的身体显示主人肯定长期营养不良,枯瘦如柴的手腕一点也不像是能阻止一个带着该隐血印的地狱骑士的人。

       Dean和这女孩两个人对视着,都死死盯住对方。Sam感觉下一刻这两个人就要大打出手了。这时候早已经被吓傻的小男孩,探出头来,欣喜的喊了一声:“Catherine!”

       Catherine稍稍转过头,但手的力量一点都没有减弱:“Dave,Ellen,我已经说过晚上十点之后不许出门!这是规矩!”Sam感到抓着他裤腿的两个孩子瑟缩了一下,“这个世界连该隐血印都能不在该隐手上了,你们两就不能老实呆着吗!”似乎是因为有熟悉的人在,两个孩子情绪明显放松了,甚至松开了抓着Sam裤腿的手,虽然听不懂该隐什么的,但是姐弟俩还是老老实实回答:“Sorry.”

       姐弟俩放松了,但是Sam和Dean的却紧张了起来,一个知道该隐血印的人,或者压根就不是人,是敌是友?

       Dean感到被抓着的手被一阵电流麻痹了不能动弹,接着Catherine扔开了他的手,走过去抱起了两姐弟,回头转向温家兄弟,挑挑眉:“两个英雄,不介意和我们回去吧?那个pretty boy 你也想处理处理你的‘爱之印记’吧。”

 

 

       安抚了两个孩子,让他们睡着了之后,Catherine给餐厅里的两兄弟端上了牛奶。Dean撇嘴,开口就要要求换成啤酒,却被女孩抢先:“你可以不喝。”两个人再次剑拔弩张。Sam开口打破了这气氛,“你说你可以解决该隐之印?”

“当然,我有101种方式能解决你现在的问题。”女孩眨眨眼。

“我们查遍了所有的资料,但是没有一个提到该隐血印。我们凭什么信你?”

“你的那些书,有我老么?”女孩喝了一口牛奶,转向Dean“你可以不信,但是你快失控了。”

       Dean挑眉,手里握着牛奶,倾身向前,盯着Catherine:“让我猜猜,你是谁,或者你是什么,又一个信徒减少,在人间混日子的异教神,对吗?”Dean自信满满的举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就深深的皱起眉头,牛奶顺滑的触感进到嘴里,才想起这并不是习惯中的啤酒。Sam低头偷笑,年长的哥哥转头瞪了他一眼。

       被嘲讽了的异教神眯起眼,“如果这个异教神能够帮你,你最好还是闭嘴老老实实听我说。而不是像个没过青春期的别扭的自大的毛头小子一样!要不是你救了Dave和Ellen你以为我会多看你一眼吗?别以为有个天使爱着你,其他所有人就都要上赶着倒贴你,从你身上分一杯羹了,自大狂!”

“谁是毛头小子!你这个老女人!”眼看着Dean就要拍案而起。

“行了,都闭嘴!”Sam阻止了餐厅变成战场的惨剧,“你有办法消掉该隐印记?”

“怎么,你们打算听我这个老女人的话了?”

“你先说你的方法。”

       异教神耸耸肩:“好吧。第一:把该隐血印传给别人。就像《午夜凶铃》里面的那盘录像带,一个传一个,才能逃脱诅咒。当然,那个人就会变成嗜血的恶魔。”

“NO!”年长的温切斯特非常快的拒绝了第一个建议。

“好吧,第二个,需要一个灵魂。一个自愿的灵魂,”这回,异教神看起来严肃多了,“一个和你有深深羁绊的灵魂,比如你的弟弟”异教神用像是蛇类看着青蛙的眼神紧紧的盯着Sam,接着她又把狂热的目光转向了哥哥,“或者那个天使,为你堕天的那个。我可以用他的灵魂铸造一条锁链,将你的该隐血印锁起来。”

“那我就会失去灵魂了,是吗?”Sam回忆起那段他失去灵魂的日子。

“不行!谁都不能动Sammy一根汗毛!Sam你立刻打消你脑海里的念头。”带着弟控属性的Dean又果断的拒绝了这个建议。

“那好,那就用那个小天使的灵魂,反正他也要荣光耗尽,濒临死亡了,与其到时他荣光耗尽,灰飞烟灭,还不如让我抽出灵魂做一条锁链~。一条天使锁链,上帝,这可真赞!”异教神脸上带着推销员一样的笑,问温家兄弟:“怎么样,这可是个完美的主意!”

“绝对不行!你想都别想碰他俩的灵魂!血印的事情我会解决,Cas荣光的事我也会解决!”Dean把杯子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白色的牛奶溅了出来。

“Dean!”

“闭嘴!Sam.”

       异教神双手抱胸,歪歪嘴,对暴怒的哥哥翻了个白眼:“好吧!伟大的不想别人为自己牺牲,总是愿意为了别人牺牲的Dean·Winchester,接下来的98种方式你都不用听了!”

 

 

公路上。

“Dean,”Sam开口。

“闭嘴!”

“Dean,或许我们可以听听她的方法!”

“什么方法,用你或者Cas的灵魂?你难道真的信那个疯子的鬼话?她可是个异教神!她开个孤儿院说不定就是为了用那些孩子当祭品!!!这件事不许再说了!”年长的哥哥显然非常生气有人觊觎他的家人,油门刷的踩了下去。

       Sam不再说话,身体侧向车窗翻了个白眼,重重的靠在椅背上。

       车里安静了许久。

“Dean”弟弟再次开口,“你刚说的用孩子当祭品,不是认真的吧?”

“……”

 

 

第二章

       Dean是被Sam和Cas架回地堡的。为了避免Dean一身鲜血被人看见,他们在车上让他换了衣服。Dean失控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Dean站在花洒底下,让水流冲刷自己身上的血迹。那些鲜血淋漓的噩梦,日复一日的折磨着他,为了避免那些梦,他甚至像喝水一样的灌咖啡。可就算这样,当他闭上眼,鲜血,残肢,嗜血的渴望还是像潮水一样淹没他。他感觉自己快失控了。他一拳砸向墙壁,今天他甚至将屠刀挥向Sam,幸好Cas阻止了他。他从心里害怕某天当他再次清醒的时候,身上沾着自己的弟弟的鲜血。也许他应该现在就让Cas结果他,趁着Cas还有荣光的时候。

       对了,还有Cas。这个本该在云间扇扇翅膀,弹弹竖琴的天使为了他堕天,现在就要荣光耗尽,灰飞烟灭了。他阻止了Cas在2014的堕落,却又要让他灰飞烟灭了。

       呵,命运。

 

       在Dean在浴室里洗刷的时候,Sam和Cas在客厅里喝着啤酒,继续翻看资料寻找关于该隐印记的蛛丝马迹,顺带就着Dean最近的情况像老师和家长一样促膝长谈。

“一个能用灵魂铸成锁链的异教神?”Cas陷入了沉思。,“我没听说过。”

“你也不知道?看来那家伙很不可信。”Sam皱着眉头,唯一一条有可能拯救Dean的方案被划掉了。

“我很老,但是还不够老。”Cas显得很抱歉,他也意识到一条可行的方案被否决了,“也许她是非常古老的神祗,甚至能和上帝同岁。”

“谢谢你的安慰。”Sam拍了拍他的肩。

       两个人继续查看资料,沉默填补了接下来的时间。

当厚厚一本的资料被翻查完毕,两个人都意识到有点不妥。两人对视一眼:“Dean还没洗完吗?”

       他们刷的站起身,冲向Dean的房间。

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他走了。”Cas有点惊慌失措,担心Dean再次变成恶魔,犯下他自己都无法饶恕自己的罪。

       Sam望着他,显然他两想到一块了。

 

 

       当Dean推开孤儿院的门的时候,Catherine正趴在桌子上给她的指甲涂上蓝色的指甲油。

“我总是买不到心仪的蓝色指甲油这可真让人伤心,是吗,Dean·Winchester”异教神抬头,用一种少女的天真烂漫的目光看着深夜来访的Wincherster。

       Dean无视了异教神那个奇形怪状的问题,单刀直入的切入主题:“你当初说你有101种方法解决我的问题,可是你只提了两种,然后你否决了剩下98种,也就是说还有1种方法可行,是吗!”

       异教神发出了笑声,摇摇头“正常人肯定知道我的‘101’是种表达的修辞手法,你怎么就不是个正常人呢。”

       Dean脸色有点惨白,还剩下一种方法是他的猜测而已,在他感到深深的无力的时候的一种希望,像水面上的一块浮木,而现在这块浮木像泡沫一样被打散了。

“不过,我也不是正常人。”异教神的笑意更深了,显然她喜欢让别人表演变脸游戏。

       Dean顾不上他被戏耍了的事实,急迫的逼近异教神,“还有一种方法是什么?!”

“你知道该隐印记是烙在你的灵魂上,对吧?”

“说重点!”Dean显然有点急。

“别急,我得和你说清楚了。免得到时候你的弟弟和小天使觉得我坑了你,要我偿命。”Catherine动了动食指,Dean被一股力量按着坐在了沙发上,面前还出现了一杯牛奶。

“烙印刻在了你的灵魂上,那么洗刷你的灵魂,去掉那个烙印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Dean深信这辈子他从来没有过什么好运气,被天使从地狱救出似乎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好运了。

“这要是在神之时代,是很简单。神祗将他们偏爱的人类浸入神泉,洗去他们的凡胎肉体,给予他们神一样的灵魂和力量。但是现在,神明离开了,神泉也干枯了。”异教神十指交叉,眼睛变得晦暗不明,“没有经过试炼就获得神一般的力量,这让神域大乱。”

“神泉干枯了,那我怎么清洗灵魂?”Dean打断了沉思的异教神,神域乱不乱他已经管不上了。

“天雷。”

“那是什么鬼?”Dean皱着眉,他知道恶魔出现的时候会气象异常,可从来没听说过天雷能清洗灵魂。

 

 

“所以,异教神让你去被雷劈?”Sam一脸惊异的看着自己消失了一个晚上的哥哥。

“我听说过这个,”Cas开始向兄弟两科普,“这是东方的凡人成为神的一种仪式。他们既有天生就拥有神力的神,也有后天努力的凡人变成神。凡人积攒功德,用一种独门秘法提高自身的体质,然后经历七道天雷成为拥有神力的神。但是这个积攒功德的过程很漫长,需要花费几百年或者几千年的时间。但是积攒功德的方式,和你们的猎魔非常像。”

“也就是说,被雷劈靠谱?”Sam眼里燃起了希望。

“但是经过七道天雷很难,据说很多挑战者都在天雷下失去了功德,重新变成凡人。”Cas神色凝重。

“那又如何,本来Dean就是凡人。”Sam跃跃欲试,他已经失望太久了,好不容易时来运转,他真的不想错过。

“但也可能会死。”Dean补上了Cas未完的话。

“什么?会死?!”Sam跳了起来,“就不能让那个异教神帮帮忙吗!这可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她说她能让我的功德达到能成神的阶段,但是经历天雷得我自己上,这样才有清洗的功能。”Dean摩挲着手里的啤酒杯,神色如常。

“那行,我们换一种方法。”弟弟一点都不想自己的哥哥去送死。可没有人说话,Sam意识到了什么,问他沉默的哥哥,“你已经决定好了是吗,你决定好了去送死是吗?行,真行。你既然决定去送死,那我也可以决定成为那条锁链!”

“Sam!”Den提高了音量,看着他的弟弟,“只是有可能会死,也许我就成功了呢!”

“Cas?”Sam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相信他的哥哥的运气。转而问一直沉默的天使,希望能找到一个盟友。

“我不会让你死的,Dean.”天使只是这样保证着。

 

 

       接受试炼的时间定在一个晚上,三个人开车到那个宽敞的农场的时候,异教神已经在那等着了。

“怎么样?”Dean问Cas。

“我从没见过她,但是我能从她身上感觉到力量。”

“那走吧。”

 

“HEY,BOYS!”戴着墨镜的异教神先打了招呼以示礼貌,可是没人搭理她。天使一直歪着头用探索的目光盯着她,最后还是Sam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大晚上的戴墨镜?”

“等你被天雷刺瞎眼的时候你就知道墨镜的好处了,小年轻。”

       这一点都不能缓解气氛,Sam想。他觉得他可以理解自己决定成为Lucifer的皮囊的时候Dean的感觉了。他看了一眼他的哥哥,Dean神色平静,但是他能感觉到,Dean,这个一直是硬汉形象的人,内心的波动。他瘦了,Sam想,Dean每夜都无法安睡,但是他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显示出他的绝望和不安。Dean是最好最好的兄长,尽职的挡在弟弟面前,承担一切风暴。

“Dean,”Sam搭上了Dean的肩,“我们会成功的。”

“当然。”他的哥哥给他一个微笑。

      七道天雷,发出的光芒的确能刺瞎人眼。Sam并没有看到过程,他用手臂挡住了眼睛。天雷落到第五道,Sam听到Cas的声音,“够了,停下!停下!!他要受不住了!”

“天使,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这是规则。”然后他听到了翅膀扇动的声音。

       当Sam能睁开眼的时候,天使护在Dean的上方,双指点着Dean的额头,双眼发出蓝光,他的风衣的下摆都焦了。天使为Dean挡了最后两道天雷,现在他燃烧自己的荣光,为了再次救这个人类一命。天使听见年幼的Winchester对着那个该死的异教神大吼:“快救他!”

“我不能!”

“救他!如果他死了,我一定让你陪葬!!”

“我说了我不能!我代表规则,秩序!人死不能复生,这是规则!”

       随着Dean的伤治好,Cas感到自己的荣光逐渐减少,算了,本来就是偷来的荣光。

       他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在地狱,后来在那个小仓库,他们一起度过了天启,甚至到了炼狱,然后再回来,后来的事情就更加疯狂了,治愈地狱之王,封闭天堂,天使堕天,自己真的成为了凡人,会饿,会累,会哭,会笑,会悲伤,会思念。好像自己的命运从遇见这个男人开始就像一匹疯了的马,一路狂奔到自己从未想过的地方。而现在自己要死了,灰飞烟灭。学会自由意志和人类情感的代价似乎有点高。后悔吗?有个声音问他,当然不,有些东西值得你付出生命。

他想起在那个小饭馆,Dean一脸凝重的交代他身后事。

我不会用刀砍你,也不会钉住你,更不会把你扔到太阳上;你会选择放下某些事,让它随风而逝,你会忘记我。

Cas感觉到了虚弱,时间不多了。

“把我做成锁链吧,代表秩序的神。这是你计划好的吧。没想到代表规则的你却谋划了一个这么离经叛道的计划。”Cas虚弱的说出真相。

“我做的一切都符合规则。”她在墨镜底下眨眨眼。

“怎么回事!”Sam愤怒极了,从他发现自己被Ruby欺骗之后从来没这么愤怒过,他的哥哥死里逃生,现在好朋友又要献出灵魂。“你陷害我们?!Cas别犯傻!”他想阻止这两个家伙,但是他发现自己不能动了,该死!

女神从天使的额头抽出了一团白色的灵魂,然后在她手里变成了一条白链。她把白链插入了Dean手臂上的血印。

Sam看见一个圈浮现,框住了该隐血印。

“杰作。”他听到女神说。但是当他抬头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那个所谓的神的踪影了。

 

 

“Dean,你醒了!”

“Cas那个傻瓜呢!”

“……”

“该死!我一定会杀了那个婊子!”

 

 

Death推开那扇门的时候,那个代表秩序的家伙正在往她保养的非常好的指甲上涂指甲油。想找到她真是太容易了,看这附近秩序井井有条的样子。呵,处女座。Death心想。

“真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么不符合规则的事,把天使,人类,恶魔的灵魂放到一起,你是牛奶喝多了,喝坏脑了吗?”

“收起你那护犊子的心,Death。我做的一切都符合规则。我可没有让属于地狱的恶魔和天堂的天使在人间乱跑。那是个杰作,三者完美的平衡。”

“呵,时间之河不能满足你心目中的最美的蓝色指甲油吗?”

“谁让那个天使的灵魂拥有这么美丽的蓝色呢。我只拿了一点,这是报酬。”女神摇摇她手上的发着幽幽蓝光的瓶子。

“真想知道你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说的好像你没见过一样。我知道那个孩子是你的接班人。放心,能够杀死仇敌千百次绝对比杀死仇敌一次要爽得多。”

但是有些东西失去了却回不来了,Death盯着那发着蓝光的瓶子。

“你这个变态。”

“谢谢夸奖。”

 

 

 

END

 

 

这是个关于Dean如何去掉印记的脑洞o(*////▽////*)q

一旦秩序形成,代表秩序的神就会产生,所以变成Death的Dean能干掉她很多次。

女神私自留下了一点小天使的灵魂,所以也许未来有一天能够把天使带回来。

灵魂变成锁链来自于之前在晋江看的一篇文,棉的《深渊》。写的真的超级好~喜欢看SPN的妹纸也肯定喜欢《深渊》!